充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充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武汉中博IPO背后迷雾般的政府大客户

发布时间:2020-03-04 16:43:30 阅读: 来源:充磁机厂家

政府采购占到公司3/4的销售收入,第一大客户湖北省畜牧兽医局居然贡献了超50%的营业收入,但2009年的货款两年多还有超过一半未收回,公司董事长不仅曾是与公司主营密切相关的农字口政府官员、还曾在控股股东里任要职。上市前夜11个自然人和5家机构几乎以0溢价突击入股,如果上市成功回报或近6倍

这种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怪象,都来自这家近期拟在深交所上市的公司武汉中博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武汉中博),而新快报记者的调查还显示,其保荐人第一创业摩根大通证券以往的保荐业绩也不那么靠谱。

■新快报记者庞倩影

官员兼董事长难避权力寻租

根据我国现行证券管理法规,现任公务员绝不允许兼任上市公司高管。我国《公务员法》第53条中也明确规定:公务员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职务,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

但在武汉中博招股书中,新快报记者发现,现任董事长周广运,自2008年4月起兼任董事长,其现任武汉市人大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而其简历显示,此前其历任武汉市农林局办公室主任,武汉市委研究室正处级调研员、农业处处长,武汉市洪山区副区长、区委副书记,武汉市农科院党委书记,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工委委员。

不仅董事长如此,副董事长程百炼也存在类似情况。其今年49岁,现任武汉市农科院党委副书记。他2006年12月至2008年4月兼任董事长;2008年4月至今兼任副董事长。此间历任共青团武昌县委副书记、书记,武汉市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等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公司如此重要的领导人物,究竟何时从政府公职人员转为企业人员,其间有无交叉,何时交叉,招股书对这一重要问题却未明确交待。

我们强调这点的原因在于,武汉中博正是一家主业属于农字口的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包括动物疫苗收入和畜产品收入,大股东是武汉农科院,前五大重要客户全部来自政府部门。而业内人士也表示,前官员任职拟上市公司,与政府机构内盘根错节的关系仍在,不排除有权力寻租的可能。当然,我们能看到的是,在农字头的官员董事长为首的高管带领下,武汉中博从2008年开始,得奖无数。

2008年11月,被认定为武汉市农业科技产业化重大专项项目实施单位;12月被认定为湖北省高新技术企业,并享受优惠税率。2009年2月入选省创新型企业建设试点单位;5月成为省农业科技创新示范企业;9月与湖北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共同组建湖北兽用生物制品研发中心。2010年4月,成为省科技型中小企业成长路线图计划重点培育企业,8月入选省经济建设2010年度明星企业

但,我们更愿意提醒的是,一旦未来如果某些权力或是光环消失,必然会给上市公司的收益带来风险。

严重依赖政府客户藏业绩风险

事实上,记者观察到,武汉中博对政府大客户的依赖已经非常严重,甚至到了要违反证监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的程度,该办法第37条列出6条发行人不得有下列影响持续盈利能力的情形,其中第三条为:发行人最近1个会计年度的营业收入或净利润对关联方或者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客户存在重大依赖。

招股书显示,2009年至2011年,武汉中博的营收分别为1.66亿元、1.93亿元和2.15亿元,其中主营业务收入的占比平均为99.3%。而主营业务收入包括动物疫苗收入和畜产品收入。近三年,动物疫苗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平均高达96.37%;而来源于子公司博牧生物的畜产品收入所占比例较小,近三年分别为1.5%、3.22%、4.09%。除此之外的其他业务收入所占比例更微乎其微,平均仅为0.7%。

再进一步观察近三年的营业收入的客户构成,就可发现湖北省畜牧兽医局的采购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5.33%、51.77%及53.56%,并且对应形成的销售毛利分别占毛利总额的比例也高达59.84%、54.58%及57.39%,凸显湖北省畜牧兽医局这一政府客户对武汉中博的利润贡献何其重要。

还需要特别提出的是,不仅湖北省畜牧兽医局一家,武汉中博的前五大客户均是政府客户,分别是湖北省畜牧兽医局、河南省畜牧局、云南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广西壮族自治区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和江西省防治重大动物疫病指挥部办公室。2011年合计采购1.61亿元,占全年销售收入的比例高达74.73%。

由于武汉中博80%以上的营业收入来自于政府采购,所以其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的波动受政府采购货款结算时间的影响较大。公司毫不讳言,如果在湖北省政府招标采购中未能中标或者中标额大幅下降,将会给该公司经营业绩带来不利影响。

而新快报记者在招股书中看到的也是,2009年,公司对湖北省畜牧兽医局销售的9203.79万元中,尚有4837.24万元未收回。占比高达52.5%。

管理层突击入股有望赚近6倍

招股书显示,2010年,武汉中博上市前夜,部分管理层和一些相关机构突然入股,且每股投资成本基本接近每股净资产,踩点之精确,成本之低廉,让人不得不怀疑武汉中博存在利益输送。

201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批准孙志宏等11名自然人以及北京星光联合投资有限公司等5名法人投资者以货币资金增资2140万股,增资价格为3元。这是根据该公司2009年9月30日净资产评估值1.93亿元确定的股价,但彼时每股净资产评估值为2.97元,对比入股价仅为3元,溢价0.03元,基本上是以0溢价入股。业内人士称,对于利润率达70%的公司而言,3元入股价明显偏低,不排除利益输送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在入股的自然人中,绝大多数是管理层。其中温文生是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孙志宏是董事兼副总经理,严运新是董事兼总工程师,喻伦学是副总经理,尹建文是副总经理,漆世华是副总经理,汪漪是财务总监,喻建华是董秘,张志学是总经理助理兼质量管理部经理。

虽然管理层入股无违反法律,但突击入股不得不让人猜想。且2011年武汉中博每股收益0.67元,以30倍市盈率算,上市后股价或达到20元,回报率高达567%,这意味着上述的2140万股,有可能变为4.28亿元。

令人意外的是,上述11位高层突击入股,潜在收益如此之丰,却无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的份,难道真是两袖清风?

新快报记者翻查多份资料后了解到,招股书显示,目前持有武汉中博5%以上股份的主要股东包括武汉市农科院(控股股东)及温文生。而所谓的武汉市农科院是武汉市财政一级全额预算拨款的国有事业单位法人,经费来源为财政补助,举办单位则是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后者即董事长周广运在其中当过工委委员,而且,副董事长现在还在其中任职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

招股书还显示,武汉中博的实际控制人为武汉市国资委,武汉市国资委下属有武汉市农科院,而武汉市农科院下属有武汉中博和畜牧所、农机所等单位。背靠国资委这棵大树,国资委底下有那么多资源,周广运和程百炼又先后在其中任要职,中间是否借农科院代持股?在招股书中记者未找到答案。

申报稿后武汉中博现质量纠纷

在严重依赖政府客户等大客户外,武汉中博还存在质量纠纷和产能利用率下降等问题。

虽然在招股书中,武汉中博只字未提公司发生过产品质量纠纷问题,并表示,2012年1月9日,湖北省畜牧兽医局出具《关于证明武汉中博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产品质量的函》,证明本公司生产经营符合相关的动物疫苗质量标准和技术监督标准,自2008年以来没有违反产品质量和相关技术法律法规的行为,没有因违规受到处罚的记录。

不料,今年4月,就有湖南媒体报道称,湖南省湘潭县排头乡四印村村民张艳素,购买了武汉中博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猪瘟活疫苗(细胞源)和武汉志博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武汉中博子公司)代理销售、美国普泰克国际有限公司生产的猪支原体肺炎灭活疫苗(P 株)。两个品种共计24瓶疫苗,其中猪瘟活疫苗8瓶、猪支原体肺炎灭活疫苗16瓶,一共1920元。随后,张艳素对自家160多头猪注射了这两种疫苗。不料,第二天就出现猪死亡情况,半个月时间竟然死亡20头。

事后武汉中博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高端产品事业部、美国普泰克国际有限公司(中国)运营中心负责湘北片区的陈立红来到张家,对死猪进行了解剖,给出疑似病死的结论。当地排头乡动物防疫站站长宾勇介绍,他们经常上门对全乡的生猪养殖户进行指导、巡查。此前,在张艳素家并未发现她家的生猪有何症状。最后经反复调解,疫苗销售方最终同意按市值给予张家2.6万元的赔偿金。

宾勇介绍,由于疫苗已用完,不能鉴定是否存在问题,按照相关规定,销售人员上门推销疫苗应该先到当地畜牧等主管部门备案,但此次销售员并未备案,销售中确有失误之处。

还值得一提的是,其实在农业部2009年第三季度全国兽药质量监督抽检(辖区计划)不合格产品汇总中,武汉中博水产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中博水产)生产的批号为90601穿梅三黄散被认定为不合格,而中博水产为武汉中博的参股公司。

一直让人不得不联想的巧合是,农业部的通报是2010年1月初对外公布的,而招股书透露,就在2009年12月31日,中博水产在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了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登记,武汉中博将中博水产20%股权转让给武汉市水产科学研究所。

而股权结构图清晰显示,武汉市水产科学研究所正是武汉中博控股股东武汉农科院旗下的子公司。转让时间真是那么巧合吗?

产能利用率下滑同业竞争激烈

虽然对于依赖大客户,武汉中博在招股书中强调产能严重不足是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的主要原因。但其实2009年至2011年,武汉中博的猪用疫苗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0.3%、97.55%及92.97%,禽用疫苗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4.94%、97.41%、85.56%,近三年每年都在往下降。

再对比武汉中博此次IPO拟募资2.87亿元,其中兽医生物制品GMP基地建设一期工程上募集资金投入金额为2.088亿元。且不说自身产能连续三年不断下降,这种下降局势还会否延续,产能扩张后又能否消化?就对比同行业发现,武汉中博市场占有率较低。

目前,同行业内主要企业有中牧股份、金宇集团、天康生物、瑞普生物等上市公司。2008年至2010年,中牧股份一直保有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位置,销售额在三年间则分别为9.81亿元、11.19亿元和12.69亿元。从中牧股份的年报也可看到,2011年其实现营业收入28.42亿元,其中动物疫苗收入11.77亿元;而截至2011年12月31日,中牧股份总资产27.5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18.52亿元。中牧股份在动物疫苗和动物饲料及添加剂行业处于领先地位,是国内最大的动物疫苗生产企业。

金宇集团和天康生物则互为伯仲,去年的销售额分别为3.09亿元和3.8亿元。金宇集团年报则显示,2011年实现营业收入5.76亿元,其中动物疫苗收入3.93亿元;截至2011年12月31日,金宇集团总资产17.2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9.87亿元。

武汉中博则在2008年至2010年的相关销售额分别为1.42亿元、1.64亿元和1.84亿元,占比则分别为2.99%、2.84%和2.76%。试问,较低的市场占有率和销售额能否消化此次募投项目?

明日追踪

武汉中博招股书所反映出来的问题应该说与其保荐人不无关系,而新快报记者调查发现,第一创业摩根大通证券以往的保荐业绩也并不那么靠谱,其保荐的碧水源、步森股份、联发股份上市后的表现均让市场大跌眼镜,相关调查报道敬请关注明日新快报《赚钱》。

哈尔滨西服定制

吉林西装定做

烟台订做西装